药企考虑自身经济利益无可厚非。但几次交锋下来,众多企业发现医保局的谈判能力的确不同一般。业界有“不压低到50%以下谈判没有意义”的说法,事实上50%还远远达不了标。
国家医保局自从2018年成立以来,共进行了2次价格谈判。2018年9月15日,抗癌药专项谈判中18个谈判品种17个成功,药品整体降幅为56.7%。而这一次,谈判降幅更是被拉低到60.7%。
面对这样的低价,有遗憾离场的,也有积极进场的。为患者提供价值的同时实现自身价值,成为入围者共同的想法。
艾伯维的明星产品、免疫治疗药物修美乐从2012年开始,连续7年都是全球销售额最高的药品,2018年全球销售额高达199.36亿美元,业界素有“药王”的称号。这次药王也要“屈尊”,从每支7600元降为1290元。如果不是今年开始修美乐已在部分省市自降身价到3160元,“药王”接受的将会是砍价83%。
因为价格高,修美乐此前在中国患者中的使用率不到1%,进入医保后,患者可能花上不到原价5%的钱,就能用上修美乐。
刘宏亮也介绍说,在他谈判的企业中,有的在谈判现场就做出市场策略调整,甚至进行企业根本性战略调整,为的就是降低药品成本,让利社会。
“以价换量”是医保价格谈判的总方针,核心目的就是推动药价大幅下降。“医改”推进多年,“看病贵”的问题此前依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缓解,矛盾焦点集中到了药价上面。在破解看病贵的问题上,“医院、药企、流通环节”三者中唯独药企是多年来未能深度触及的,也是问题的核心所在。
近年来围绕药价,国家各部门推进了一系列政策,包括实施仿制药一致性评价,推进药品集中招标采购,用量大的药品纳入重点监控等,以及创新药物的医保价格谈判。业内人士均认为,只有把药价压下去,滋生在药价周围的灰色和腐败问题才能彻底根除,医药卫生系统才能真正恢复公益性的本质。
从这个意义上说,医保价格谈判工作是民生的重要一环,为创新药企提供市场空间的同时,也为人民群众的治疗需求提供了更多廉价高效的选择,是多赢的好事。